切换风格
查看: 841|回复: 6
收起左侧

[散文] 《永远的记忆》 文/潺凌渔夫

  [复制链接]

261

主题

1872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积分
15776

活跃会员热心会员宣传达人

扫一扫,手机访问本帖
发表于 2019-10-17 17:13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“贱伢姐”(伢姐,在俺老家是对男孩的称谓)姓李,没有名字。因为他没有上过学,有个贱伢姐做记号似乎足够了。那时候,俺们两家相隔只有半里路,加上年龄相当(俺只大他三个月),所以天天在一起玩。小时候懵懵懂懂,无知确实是一种幸福。大人们戏称俺俩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:俺俩春天掏蜜蜂、夏天摘莲蓬、秋天撮马蜂窝、冬天挖湖藕。童年的足迹踏遍了家乡的湖港、河坝。不晓得什么时候,一个算命先生闭着眼睛说瞎话,硬说俺命带“水煞”,要小心“落水鬼”抓起了当替身。父亲见俺整天不落屋,忧心忡忡。于是,把俺关进学校,去让那孔夫子管着俺。俺猜想贱伢姐是不带水煞的,应该没有落水鬼找他,所以他不要被关进学校。当俺被父亲押着向学校走去的时候,贱伢姐却挟着竹棍,背着一白色的烩面袋子,远远地跟在俺们后面,去做与俺完全不同的功课——乞讨。讨点残羹剩饭养活自己,还要养活瘫痪在床的父亲,他妈妈总是到十里以外的地方乞讨,把近些的地方留给贱伢姐。
QQ图片20180720101811.png

      每天俺都要带中饭到学校,免得来回走上五六里地。妈妈很早就起来把饭煮好,给俺先盛满一铝盒饭,然后把锅巴铲起来,倒进米汤,加些盐巴青菜叶啥的,这就是全家的早餐了。俺带的饭菜,几乎是不变的菜谱——辣酱萝卜干。家里来客的时候,免不了有些荤腥,客人见妈妈从不向荤菜碗里伸筷子,总是回敬些给她,妈妈就佯装起身添饭,把菜拨到一只小碗,放在碗柜里。于是,第二天俺的饭盒里就有了一些小鱼,咸蛋,甚至还有几片肉。俺舍不得独吃,放学后,俺就同往常一样,在学校后面小石桥的柳树下等贱伢姐。他一来俺就把他扯到草地上坐下,喊他吃完俺有意留下的那半盒饭菜。他也舍不得吃,腼腆地说:“华哥,俺带回踢。”伸手在烩面袋子里摸出那只有缺口的青花粗瓷大碗,小心地把饭倒扣在碗里。粘在饭盒边和掉在草地上的几粒,就拈到嘴巴里砸巴着。有时候,他也吃一小半,留一大半。他吃得很慢,几粒几粒地扒,还不时地瞟俺一眼,他的眼睛又大又黑亮。俺朝他笑笑,他也向俺笑笑,他的牙齿又白又整齐。吃完了,俺们就在草地上打滚,嬉戏,直到两人都四仰八叉地躺在草地上喘着粗气。夕阳西下,晚霞红透了半边天。忽然,他指着一片火烧云问俺:“华哥,你看那朵云像么得?”俺说:“像一只打瞌睡的大懒猫。”他霍地坐起:“不是的,像躲在屋角落里的狗!它会擂上来咬你的脚!”俺从没见过他如此大声地喊叫过。他的眼睛更大更亮了,带有恐惧,也有愤怒,他慢慢地卷起裤腿,叫俺看他左腿上被狗咬的牙齿洞。还有一次,吃完饭他就对俺说:“华哥,反正还早,俺两个戽水捉鱼踢。”自从算命的瞎子说俺身带水煞之后,父母是不让俺到有沟港的地方玩的。今天难得有这机会,父母不在身边,管他三七二十一!于是俺俩脱得个精光,用泥巴和水草拦住一段沟流。贱伢姐用那只青花粗瓷大缺碗,俺用饭盒使劲戽水。突然,俺觉得脚板底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拱,有点害怕。贱伢姐过来,不慌不忙地用两只手捧起俺脚板底下的泥巴,往沙滩上一摔,一条黄肚皮的“驮肚婆泥鳅”就在沙滩上活蹦乱跳。俺的信心大受鼓舞,于是更加卖力地戽水。抓鱼了,尽管俺手忙脚乱地抓,却总抓不住鱼,真是急死人了!贱伢姐一边抓鱼一边说:“泥鳅要捧、鲫鱼要按、虾子要摸、螃蟹要从后面掐屁股。”俺照样做,果然有些收获。不过比起他来,就好像考试的时候,他得满分,俺连及格都还差得远。
QQ图片20190616090215.png
      小桥边的柳树又开了一次花,俺读五年级了!贱伢姐还是天天做他那功课。有一天,他胆怯地对俺说:“华哥,你教俺写字好啵?”于是,俺们一人一支筷子在沙滩上写李字,写二字(他排行第二,上面有个姐姐,因得病无钱治疗,夭折了)。他写得很认真,末了,俺把一支两三寸长的铅笔和几张做草稿用的毛边纸给他,并答应以后教他写好多好多的字。可是,没过几天,俺得了麻疹(出麻子),一连在家躺了好几天。有天吃晚饭时,妈妈把一碟螃蟹和米虾摆在俺的面前:鲜红、晶亮、喷香。还把一只玻璃瓶放在俺的床头,里面养着两只花花绿绿的蓖梳鱼,瓶子上贴了一张铜钱大小的毛边纸,上面用铅笔歪歪斜斜地写着两个字“李二”。几天来,俺几乎是水米不进,这一餐俺却吃了一大碗饭。妈妈说:“这都是贱伢姐送起来的,因为出麻子会传染,所以就冒喊他进来。”俺望了望窗外,乌漆嘛黑的。俺想:贱伢姐这会不知道在干什么?是不是熬好了白米粥,喂一口父亲,再喂一口母亲……?
QQ图片20180720102017.png
      再一次柳树开花的时候,俺已经在离家十几里镇上的学校读初中了!听说贱伢姐也帮人放牛去了,虽然没有工钱,但管饭,再也不用当叫花子了。俺着实为他高兴了一阵,甚至有些嫉妒他。他不用看老师从眼镜框内射出的凶光,也听不到教鞭敲击课桌时那令人寒栗的声音,然而这种羡慕,很快变成了悲哀。那天俺一回家,就觉得有点不妙。妈妈叹息:“造孽哟,贱伢姐淹死哒。”俺差不多疯了,怎么也不相信这个事实。俺拼命地跑,老远就看见他家禾场上站满了人。俺挤进去,看见两个大人抬着一口长木箱子,缓缓地向河边坟地走去。这就是贱伢姐?这就是和俺一起快乐、一起玩耍的好伙伴?俺大声地哭喊,俺的哭声却淹没在人们的嚎啕中。俺边哭边跟着长木箱子走,跌跌撞撞到了河边坟地。俺看见人们把长木箱子放进土坑,一锹一锹地掩土,最后盖上一个草坯……。贱伢姐妈妈趴在坟头哭得死去活来——原来贱伢姐也感染了麻疹,听老人说:“秋麻子”那要比平常的厉害得多!贱伢姐三天没起床,老板怕他死在屋里,就叫别的帮工师傅背起送回家来。贱伢姐父亲哭诉:“要是死在老板屋里,还讨得一副好棺材板呐。”送回家时,贱伢姐还声音打颤地问他父亲:“爸,俺会死吗?”他父亲叹息:“伢儿,横竖都是死,像俺哪天才咽得下这口气哟!”贱伢姐顿时眼雨双流:“妈,救救俺要啵?俺快十三岁哒,再过得几年,俺就可以在外打工赚钱孝敬你们二老哒。”他妈抱着贱伢姐的头哭:“崽啊!只怪你投错哒胎哟。”晚上他妈出门讨钱去了,想为儿子买点药。贱伢姐高烧得厉害,要喝水。他父亲挣扎了几下,爬不起来。贱伢姐吃力地一步一步爬到水缸边,伏在水缸上用手捧水喝,一头栽进水缸,再也没有爬起来。俺想不通啊!贱伢姐又不带“水煞”怎么也会淹死呢?俺跑出屋,天像一口大黑锅,笼罩着整个世界,死一般寂静……。

(注:以上图片摘自网络)

潺凌渔夫,漂泊江湖。 丑恶假,抗争不屈。 耿直任性,方是真吾。 纵出无车,住无所,食无鱼。 扁舟散发,归去何如。 酒方酣,天子难呼。 以文会友,唯德非孤。 伴一瓢饮,一箪食,一船书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1

主题

1415

帖子

3795

积分

积分
3795
发表于 2019-10-17 19:44:0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熟悉;感人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2

主题

360

帖子

1201

积分

积分
1201
发表于 2019-10-17 22:17:3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《永远的记忆》,永远都不会忘记......儿时的故事总是那么让人怀念。
   故事很感人,从中可以看出渔夫先生是位很具爱心的人,赞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80

主题

1080

帖子

2842

积分

积分
2842
发表于 2019-10-19 18:45:4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文!赞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56

主题

389

帖子

1578

积分

积分
1578
发表于 2019-10-26 11:46:3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欣赏佳作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554

主题

5564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积分
18712

活跃会员热心会员优秀版主

发表于 2019-10-27 20:50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精华佳作,点赞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96

主题

934

帖子

2479

积分

积分
2479
发表于 2019-11-2 08:20:4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农村童年乐趣多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